在台湾发生的事~

2020-06-27

本帖最后由 s2131068 于 2010-11-26 04:58 PM 编辑

我台湾的家在桃园,一栋算是还蛮旧的公寓。公寓的部局是一直线的,也就是一进大门就是客厅,接着是我弟的房间、我的房间、我父母的房间(紧临着的)、然后是厨房。家里的走道从客厅经过三个房间到厨房呈现一条线。也就是坐在客厅可以看见三个房间的门,还有厨房。

我弟的房间有一个窗户,虽然是开在走道那边,但是白天的时候就算不开灯也还是勉强有点光。我的房间在两个房间中间,没有窗户,三面都是墙,白天如果不开灯,就只有东碰西撞的份。我父母的房间也有个窗户,开在厨房那边,白天的时候阳光很充足。也许是家里三个房间里只有我的房间是从早到晚都晒不到太阳,所以我的房间就算是夏天不开冷气,也不会热到让人受不了的地步。

那一天晚上在事件发生前,并没有什幺特别的事情发生过,除了我比其他人都晚睡以外。国中生嘛,去补个习回家然后再吃个宵夜、準备一下隔天考试,时间过的特别快。躺下去没多久,正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觉得枕头好像被谁往墙角的地方拉。在这里我说明一下我睡得位置。因为我不会画图....所以...只有文字说明。一个长方型大概只有几坪大的小房间,长方形的上下是宽,上面的个宽是门,下面的宽是我摆床
的地方,走进来以后左右两边的长,左边是书桌,右边是衣橱跟书柜。也就是我的床横着摆,我一侧睡,脸就会面向门口。我的床是靠着墙摆的,所床的右上角正好就在墙角。所以当我感觉我的枕头被往墙角拉的时候,那个方向就是向着床跟墙中间拉。因为很想睡,我就没有张开眼睛,直接就很用力的把枕头拉回来。只是我一用力,被拉的力量就更大。就在我疑惑着到底是我做梦的错觉还是真的有东西在拉的时候,被子被拉掉了!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眼,坐起身,把被子从地上拉回来的瞬间,藉着走道的灯光,我看见没有关的门口有三个东西。分别在门框的上面左右两个角,还有一个在靠近右上角的地方。我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是三张脸,都只有露出一半倒着的,在我看清楚的时候他们似乎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于是很快的缩了回去。然后我努力不去想他们偷看了我多久,还有枕头和被子到底是不是有另一个什幺在拉而不是只是单纯是我的错觉,压着感觉快跳出来的心脏默默的开了灯,打开电脑,打着电动直到我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个也是国中的事情。也是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不过不在同个位置,因为发生过上面那件事情,我就把书桌和床的位置互换,想说换个位置比较有安全感,至少看不见门框和走道。

那天晚上睡着,不知道为什幺突然醒来,醒来正打算继续睡得时候就不能动了。
被压?虽然我信鬼神,但是当下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身体太累了,直到墙上出现一个萤光绿的点。我看着那个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从雷射笔的红色光点变成一个大约人脸大小的东西。就在我疑惑那是什幺的时候,那个东西突然咻的飞到我面前,就在离我很近很近但是又不至于让我看不清楚那是什幺东西的距离,然后,我看清楚了。

那是一张脸...就只有一张脸。一颗眼球是掉出来挂在脸上的,嘴巴咧到耳朵,不过因为是萤光绿的,所以不觉得血腥或是噁心,只是让我吓了一大跳。也许我的表情露出吓一跳的样子,那张脸又飞回墙上,然后我听见了他发出声音,像是在笑。就在我不解他到底想要什幺的时候他贴过来吓了我一跳,接着又回到墙上,也又发出那种不知道怎幺形容的声音。我想,他也许只是想吓我吧...就这样他自high了几分钟,直
到我对他飞来飞去有点麻木了,他就消失不见,我也能动了。之后连续几天只要我仰着睡,面对那面墙,他就会来吓我,一开始的几天的确在他出现的瞬间我还是会被吓到,他也还是会发出那种「笑「声,但是将近一个礼拜的连续出现,最后的结果是我习惯了,他也笑不出来了,然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他了。

同样也是这个房间的事情。

回台湾的第一个晚上,很难入睡。因为纽西兰的夜晚很安静,安静有人半夜在街上走路的脚步声都听得见。但是台湾不一样,因为我住的地方附近有吃宵夜的地方,会营业的很晚。也许是时差吧,但是我认为应该是不习惯吧,所以听着外面的声音,我就是睡不着。这时候突然传来两个小孩嘻笑的声音。我心想「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玩的这幺开心「,正在羡慕小孩好命的同时,我突然觉得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客厅传来的。但是搞不好是对面的小孩、是楼上的小孩、或是楼下邻居的小孩也说不定。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推翻了我的揣测。因为那阵嘻笑声已经到了走廊了,不知道为什幺,我突然把眼睛闭上,想装睡。也就在那时候,小孩的嘻笑声没有了,但是我却感觉到有什幺来到我床边。感觉到一股视线,但是不是充满着恶意的那种,也就是说,感觉被人盯着,但是与其说盯着,不如是好奇or顽皮的看着。我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假装自己睡着了。然后,一个很稚嫩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嘻嘻,姊姊没睡着「,然后两个小孩的笑声又出现了,从我房间一路出去直到听不见为止。说真的,我不知道如果是其他人会不会害怕,但是我只有种「居然被发现「了的感觉,然后又睁着眼继续失眠,想到那小孩的声音,居然还觉得蛮可爱的,感觉好天真。

上一篇:
下一篇: